当前位置:游客版 > 散文游记 >
分享到:
绽放的三角梅
日期:2017-09-22   来源:本站   作者:尹邑 责任编辑:德宏旅游 浏览次数:

  到过西南边陲德宏的人,稍加注意就会发现,无论是在古老的傣族竹楼旁、斑驳的千年佛塔前,还是在葱郁的林荫幽径深处,有一种普普通通的花热情绚丽地绽放,她就是三角梅。

  三角梅既不名贵,也不妩媚。但对我说来,她是值得留恋和回忆的。

 

  那是二十年前,我刚参加工作来到畹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单位院子里的三角梅。其实,我是在德宏的农村长大的,见过许许多多美丽芬芳的花,而三角梅却是其中最不惹人注意的一种,我也从未刻意欣赏过她。那天,我从昆明乘汽车,一路上颠簸,风尘仆仆,身体很不舒服,情绪也十分低落。也许我还没有从告别同学的怅惆中走出来,也许刚刚踏上人生旅途有一种莫名的寂寥。然而,当我看到三角梅的火热与激情的一瞬间,心底突然产生了一种被抚慰的安宁。

 

  在熟悉工作和生活环境的那几天,我发现这里很多地方都盛开着三角梅。上班后,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同志就端了一盆过来,他说三角梅是不能送人的,就算暂时放你这吧。这盆三角梅已经生长了七八年,花的颜色是鲜红的。每天出门时看到窗台上那红红的花朵,心中就会感到无比温暖。

 

  瑞丽的四季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但各种花卉仍然有它们生长的规律。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诸如杜鹃、栀子花、茉莉、玫瑰、菊花等等,自然少不了三角梅。不论是旱季还是雨季,满院葳蕤,一年四季,花团锦簇,美不胜收。而大院围墙西北角那丛三角梅,花期是最长的。她在半年多的时间里,默默地陪伴着各式各样的花开花落,并以一种不因牡丹的艳丽而喜、不因玫瑰的凋落而悲的情怀,一茬接一茬的独自开放。

 

  有一天傍晚,在畹町河边散步,我看见一个十来岁身子单薄的小孩,坐在一丛三角梅旁专注地画画。几只鸟儿在他不远处悠然地觅食。我悄悄走过去,想看看他画什么。当他感觉有人来到身边时,赶紧画了几笔,然后扭过头来,看着我。我微笑着问他。他有些胆怯地望着我,看到我善意的笑容,才慢慢地把藏在身后的画板递过来,他画的是夕阳下盛开的三角梅。

 

  我一边看他的画,一边与他闲聊,才知道他是缅甸人,傣族,就住在河对岸。可能是初次相识,他总是问一句答一句。他的画板其实是一块书本大小的旧木板,画纸则是从练习册上撕下来的。他一共画了二张,一张是三角梅,一张是河边的放牛娃。二张素描画透视比例不太准确,整个画面却充满了活力。画中的三个孩子形态各异,一个夸张的大笑,另外两个在牛群中追逐,而牛却悠然自得的吃着草。那张三角梅,线条感不错,但明暗度不明显,夕阳也画的太大太耀眼了。

 

  雨季还未结束,即便是蒙蒙细雨,我也会隔三差五地去河边散步,尤其是出现彩虹的时候,因此常常会看见他。渐渐地,我们成了朋友。他叫旺咩,家庭背景很简单,父母都是农民。他只读过四年书。他的父亲一年前因吸毒生病去世,家里只有母亲一人,因经济拮据,就没上学了。他的好多小伙伴也没上学。旺咩告诉我,没什么事的时候,他就会坐在河边,画畹町这边的风景和日出。有时候他悄悄蹚水过河,但不会走远,只是坐在河边画家乡那边的景色。他会说汉语,但不太认识汉字。从他眼睛和语言里,我看到了他对上学的羡慕和渴望。

 

  旺咩从小就喜欢画画。他的小学老师发现了他对画画的乐趣,就一直鼓励他。上学后,他几乎每天坚持画几笔,他的画是班上最好的。他的梦想是长大了当个画家。现在不上学了,只要有时间他就一个人躲在某个地方画画。

 

  聊到画画,旺咩的目光就显得无比快乐。也许只有当他沉浸在一幅幅自己的画作之中,才是最开心的时候。他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孩子,常常看着吃草的牛,或望着天边的云,发愣的神情如同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他明亮的眼睛里总会发生希冀的光芒,但这点兴奋之光很快就会暗淡下来。当聊到长大了后的话题时,旺咩更多的是沉默,有时转过身去仰起头望着天空。而此时此刻我总会突然产生一种想流泪的感觉。我知道,在他通往梦想的人生路上,不止横着一道坎和一座山,家境的贫寒和辍学的命运,以及不可预料的未来,如何让他轻快地笑对生活?

 

  出夏节之后,我送给旺咩一只双肩美术背包。里面有画板、美术纸、铅笔、水彩笔、调色盘和临摹教程。他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非常惊讶而又兴奋不已,搓着双手不肯收下。我说,你快满十二岁了,算是姐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这时,他一动不动地低着头,泪水从他脸上滑落下来,渗入草地。在我的催促下,他顾不得抹去眼泪,双手接过背包,紧紧地搂在怀里。

 

  我嘱咐他,以后不要蹚水过河了,很不安全也会弄湿画板。如果想找姐姐就走畹町桥,或者在桥头等我。他点点头,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并说谢谢姐姐送我最好的礼物。望着他少有的边走边跳的身影,我仿佛看到草地上一只灰色的蝴蝶,在灿烂的阳光下,变得越来越轻盈和美丽,渐渐地融化在蔚蓝的天空里。

 

  我回到住处,端详着窗台上盛开的三角梅,脑海一直浮现着旺咩那掺杂着忧愁与梦想、无奈与坚强的复杂目光。当绽放的三角梅与旺咩笔下的三角梅,在我的视野里渐渐重叠时,心头感慨万千。

 

  普通的三角梅,只要有一撮泥土,一缕阳光,一滴雨水,就能顽强地生长、蔓延、开花。她没有牡丹的婀娜多姿,也没有玫瑰的妩媚娇柔,更没有茉莉的芳香四溢;但她有顽强的生命力,有火一样的热情,有无言的怒放。她既不像秋海棠那么软弱、不似蒲公英那么短暂,又没有芙蓉的张扬、水仙的孤僻;她身上没有郁金香奢侈的名份,也没有君子兰华丽的光环;但大江南北,高原丘陵,寒居贫宅,繁华都市,随处可见她火热的身影。无论是在风雨之中,还是在温柔庭院,她既不夸张自己鲜美的容颜,也不掩饰自己朴素的品性,始终充满着勃勃生机,展现出矢志不渝的特质。难怪德宏把她奉为自己的州花,这既是傣族、景颇族、德昂族、阿昌族等各族人民坚韧不拔、永葆青春的象征,也是自古以来中缅两国睦邻友好,中缅边民坦诚相处、朝气蓬勃的体现。

 

  我越来越喜欢这平凡的三角梅,尤其喜欢在月光下欣赏她的矜持和安宁。明月将她的枝叶投影到墙上,薄薄的苞片似乎将要融化在淡淡的月色里,叶儿参差、花朵迷离的婉美画面,引起我无限诗情画意。我想象着这朦胧的倩影是傣族姑娘的舞姿,她便就是令人陶醉的热情奔放。我想象着这含蓄的俏丽是泼水节上的水花,她便就是激情飞扬的快乐幸福。我想象着无数的纸质般的叶子拼接在一起,成为一张世界上最大的画纸,旺咩和无数小伙伴趴在上面尽情的画呀画呀,画山水草木,画明月清风,画傣族风情画勐卯旧事,画昨日的依恋和明天的欢乐……直到把他们的梦想画成鲜红的、橙黄的、紫红的、乳白的三角梅的花朵一样,五彩缤纷,漫天飞舞。

 

  第二年泼水节前夕,旺咩特意在桥头等了我二天。他高兴地告诉我,妈妈同意他上学了。节日之后他就插班读五年级。他说他一定会认真读书,专心画画,多帮妈妈干活。最后他惘然地说,以后见我的机会就少了。我说,不会的,姐姐在这边一直看着你呢,看着你快乐成长,看着你实现自己的梦。

 

  后来,我离开了畹町。临走之前,我连续几天去河边散步,却一次也没看到坐在河对岸画画的旺咩。我站在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丛三角梅跟前,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坚定的信念。我相信,因为梦想,旺咩会像三角梅一样坚强,努力改变生活中的困厄,并战胜人生中的不幸。其实,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丽的梦,那是一幅伟大而又美丽的蓝图,激情就是我们用不完的画笔,只要执着和勤奋,就可以在自己的生命里,画出崇高的境界和非凡的意义。

 

  三角梅是种普通的花,然而又是不平凡的,我爱三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