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游客版 > 散文游记 >
分享到:
桂滇之旅二十七 —— 南伞,瑞丽
日期:2013-06-07   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浏览次数:

                11  月  18  日
      早上起床,洗漱后,买好去镇康的车票。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班车10:00准点开出。车子经过我们昨天去的翁丁村口,往西北方向开。汽车在大山上转了一上午,我们坐在靠窗的地方,扎扎实实又一次体验了云南大山的味道,同时也无遮无挡地晒了一上午。
      汽车下午16:00到了镇康,我们就近住在汽车站旁的顺丰宾馆。趁着天色尚早,我们沿公路一直向西走,去看南伞国门。
      南伞镇是镇康新县城的所在地,县政府机关2006年才全面搬迁到此。这一点很清楚,街道极宽极新,机关部门各有极大的地盘,县城整洁漂亮,人很少,偶尔看见一些退体老干部模样的人在不知是公园还是机关的绿地里锻炼。没有密密扎扎的水泥森林,没有摩肩接踵的行人,空气新鲜,凉风习习,安祥,悠然,从容,宁静。有如此宜居的地方,何须羡慕那高楼林立,急匆匆来,忙乎乎去的大城市。
      “南伞”,傣语意思就是“嫁姑娘的地方”,由来不得而知。其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县接壤,距禅邦老街县仅9公里,有“界碑在县城,国门在城中,一城两国”之说,是名符其实的“前沿阵地”。这“前沿”二字也不是自今日始。它自古就是通往缅甸仰光的陆上捷径。明清时边民互市就非常频繁,虽然在抗战时期有日军进犯,焚街烧房;解放前后恶霸横行勒索,逃缅武装人员窜扰抢劫造成街市冷落,自从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南伞后,集市陆续兴旺。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南伞切实把握好地处几个经济区域结合部的特点,积极参与跨区域经济活动,努力形成大流通、大开放、大市场的对内对外开放格局,建成了滇西南一个对外开放的桥头堡。据说现在边民互市每5日一街,实际上天天都在交易。
      也许日子不对,也许天色近晚,我们没有看到边民互市的场景。但是在出入境口子上,看到一群群,一队队身背书包的小孩子,互相打闹追逐着冲过国门,跑到缅甸一方,让我们颇感稀罕。按理说,国门是庄严神圣的,有那种要屏息静气才能步入圣殿佛堂的气氛,但这儿好象特别轻松。
      为了满足好奇心,我们在国门附近徘徊了很久。“中国南伞”四个红色大字,“出境”“入境”的标志,身着迷彩服列队换岗的边防军人,远处隐隐约约高耸的岗楼,“中国南伞口岸查验中心”,“中国南伞口岸货检楼”,无不显示此处地位特殊,与别处不同。我们绕到查验中心后面去看缅方国门,想看看那些出了中国国门的孩子去了哪里。但没有看清。听一位在国门旁给游客照像的人说,南伞的学校教育质量较高,缅甸有很多孩子到南伞来读书,这些孩子只要凭学生证就可以自由出入国门。这还不算,听说缅甸果敢那边的学校上课也教云南汉话,日常交易也用人民币,使用的手机也是云南区号,移动号码。果敢边民大量的日常生活用品几乎全从中国进口。边民生活如此密切,难怪那些孩子出入境就像从一个院落到另一处院落探亲访友,轻松愉快,毫不拘谨。
      我们一直等到太阳落山才离开国门,穿街走巷回宾馆。我们过来时曾看到大路左边一大片新建筑后面的山上有一座亭子,很想上去一下,看看是否能更加清楚地观看缅甸的风景。因为时间紧没有去。此时在黑黑的夜空中,灯光勾勒出亭子的模样,迷蒙眨眼的路灯沿曲折的山路一直照到山顶,仿佛半空中还传来一曲笙歌在召唤我们。可惜这是边境,人生地不熟,不敢太过冒险。其实这儿还有世界罕见的跨国溶洞,有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唉,旅途匆匆,不能尽情流连南伞的风光美景,实为憾事。

 

     

瑞丽景点图片

 

瑞丽旅游攻略图片

 

瑞丽自助游图片

 

瑞丽图片

 

瑞丽景点图片

 

瑞丽旅游攻略图片

 

瑞丽自助游图片

 

瑞丽图片

 

瑞丽景点图片

 

瑞丽旅游攻略图片

 

瑞丽自助游图片

 

瑞丽图片

 

瑞丽景点图片

 

瑞丽旅游攻略图片